文章查看

“瑞兰安”的田间使用案例分享

胡群山 曹海涛 刘亚彬等

高致病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High Pathogenic Porcine Reproductive and Respiratory Syndrome,HP-PRRS,俗称“高致病性蓝耳病”)从2006年在我国爆发后,给我国养猪业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其病原高致病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High Pathogenic Porcine Reproductive and Respiratory Syndrome Virus,HP-PRRSV)在遗传特性和致病力等方面都和经典的蓝耳病病毒有着显著的差异。多项研究和我们的田间调查结果表明,目前在我国猪群间流行的蓝耳病病毒主要还是HP-PRRSV,流行状态多以地方性流行为主,少有爆发。除少量的母猪群临床不稳定以外,多数母猪群的PRRSV活跃程度低,生产表现基本稳定,但PRRSV多在生长猪的某个生产阶段活跃,从而导致生长猪的生产性能不理想。本文追踪报道了4个该类案例的临床表现、诊断过程、处理方案以及运用“瑞兰安”疫苗免疫控制的效果,以期帮助从业者进一步了解如何通过免疫来控制蓝耳病。

1 案例一

1.1 猪场基本情况

北京某猪场,存栏基础母猪1500头,一点式流水线生产;仔猪25-28日龄断奶,母猪下床后,仔猪留在原床,继续保育到70日龄。2014年7月份之前,猪场免疫的是自家蓝耳病弱毒疫苗(过渡毒株,介于经典PRRSV与HP-PRRSV之间)。

1.2 主要临床问题

2012年猪群发生蓝耳病造成母猪较严重流产,之后母猪群基本稳定,但8周龄左右的保育仔猪呈现规律发病,临床表现为群体性发热、乍毛、咳嗽、喘气、渐进性消瘦(图1-1)等,剖检病变多为间质性肺炎(图1-2),死淘率批次间有差异,严重时超过40%以上。

        图片1.jpg

图1-1 保育猪表现乍毛、消瘦               图1-2 间质性肺炎

1.3 诊断评估

通过临床观察、病理剖检及血清学评估(图1-3、图1-4),初步判断该场病猪为PRRSV感染。另采集了4头病猪的组织病料进行了病原学诊断,病原检测结果显示均为PRRSV阳性。后对这4份样品进行了PRRSV Nsp2(高变区序列)、ORF3及ORF5基因测序,测序结果显示为HP-PRRSV感染(表1-1)。综合以上诊断结果可知,该场保育猪的临床问题主要是和HP-PRRSV的感染有关,感染时间为8周龄左右。

图片4.png

   图1-3 各生产阶段猪群PRRSV抗体阳性率的变化情况

图片5.png

图1-4 各生产阶段猪群PRRSV抗体S/P均值及其离散度的变化情况

(美国IDEXX试剂盒)

表1-1 4份组织样品的PRRSV Nsp2高变区、ORF3及ORF5基因测序结果

样本编号

样本目标基因和HP-PRRSV

TJ株)相应基因的同源性,%

样本目标基因初判

该场PRRSV感染毒株

评定结论

Nsp2

高变区

ORF3

ORF5

Nsp2

高变区

ORF3

ORF5

1

99.2

98.8

98.5

各样本都为高致病性

各样本都为高致病性

各样本都为高致病性

HP-PRRSV

1.4 防治方案

猪群发病后,猪场曾使用自家PRRSV弱毒疫苗进行免疫,免疫后2013年猪场的生长猪群依然在保育阶段发病,其使用的自家苗没有对该场猪群形成有效的保护。2014年7月份以后猪场开始使用硕腾的高致病性蓝耳病疫苗——“瑞兰安”(TJM-F92株)进行免疫,其它原有的管理方式和加药程序保持不变。相应的免疫程序为:所有的种猪群普免2次“瑞兰安”,1头份/次/头,以后每3个月免疫1次;仔猪在14日龄免疫“瑞兰安”1头份/头。

1.5 防治效果

1.5.1 临床观察

免疫“瑞兰安”以后,保育猪不再出现规律发病,瘦弱猪的出现比例大幅下降,哺乳猪及保育猪的活力、均匀度改善明显(图1-5、图1-6)。

        图片6.jpg

图1-5 产房哺乳仔猪整齐度增加          图1-6 保育仔猪均匀度改善明显

1.5.2 生产性能的变化

“瑞兰安”免疫前后保育猪、育肥猪的死亡率统计情况见图1-7、图1-8,由统计结果可知,“瑞兰安”免疫后保育猪和育肥猪的死亡率显著降低。

图片8.png

图1-7 “瑞兰安”免疫前后保育猪的死亡率统计情况对比

图片9.png

图1-8 “瑞兰安”免疫前后育肥猪的死亡率统计情况对比

本案例中,猪场以前运用的自制弱毒苗没能诱导猪只产生针对本场流行的HP-PRRSV毒株的确切保护力,没能阻止8周龄左右的保育猪群规律发病,降低其死亡率。更换“瑞兰安”免疫以后,猪群在临床表现和生产性能方面的改善均非常显著,说明“瑞兰安”免疫后诱导猪只产生了针对HP-PRRSV毒株感染的确切保护力。

2 案例二

2.1 猪场基本情况

江西某猪场,存栏基础母猪1800头,自繁自养一点式生产,仔猪24日龄断奶,63日龄保育转群。2014年5月份之前,猪场免疫的是JXA1-R株和国内某品牌的TJM-F92株蓝耳病疫苗。

2.2 主要病史和临床问题

2012年猪群发生蓝耳病及流行性腹泻,2013年发生伪狂犬病。长期以来,猪群在保育中后期约8周龄左右出现发烧、乍毛、腹式呼吸等症状(图2-1),比例大概为15-20%, 死淘率达6-8%,剖检常见多种肺部病变(图2-2);育肥猪也在10周龄后出现发热、咳嗽、呼吸加快、皮肤发红或发紫等症状,死亡率偏高达4-5%。

        图片10.jpg

       图2-1 保育猪乍毛、腹式呼吸        图2-2 肺部气肿、实变

2.3 诊断评估

通过临床及剖检诊断、血清学检测诊断(图2-3、图2-4),初步判断该场病猪为PRRSV感染,另外,该农场多次采集病猪的组织样品进行病原学检测,诊断结果也均为HP-PRRSV感染。该场感染类型属于母猪群PRRS稳定/生长猪群活跃型,感染时期为8-14周龄,发病猪群为保育后期及育肥前期的猪只。

图片12.png

图2-3 各生产阶段猪群PRRSV抗体阳性率的变化情况

图片13.png

     图2-4 各生产阶段猪群PRRSV抗体S/P均值及其离散度的变化情况

(韩国JBT试剂盒)

2.4 防治方案

2014年之前该场使用的是JXA1-R株弱毒蓝耳病疫苗,2014年1-5月份使用的是国内某品牌的TJM-F92株弱毒蓝耳病疫苗,免疫效果均不理想。2014年5月份之后,猪场改用硕腾的高致病性蓝耳病疫苗——“瑞兰安”(TJM-F92株)进行免疫,免疫策略是先稳定种猪群,然后为了更好地稳定生长猪群,对仔猪群进行2次疫苗免疫。具体免疫程序为:公猪,1年普免3次,每次免疫1头份;母猪,怀孕60天、产后6天各免疫1头份;后备母猪在配种前1个月免疫2次,每次免疫1头份;仔猪,14日龄、42日龄各免疫1头份。

2.5 防治效果

2.5.1 临床情况

免疫“瑞兰安”后,保育期仔猪皮毛顺亮,基本见不到乍毛、发热及腹式呼吸的病猪。

2.5.2 生产数据的变化

“瑞兰安”免疫之前的半年和免疫后1年保育猪、育肥猪的成活率变化情况见图2-5~图2-8。由图2-6可知,保育猪群免疫“瑞兰安”之前半年的平均成活率为92.73%,免疫“瑞兰安”后1年的平均成活率为96.66%,在其它管理措施和环境因素没有大变化的情况下,免疫“瑞兰安”后1年的保育猪成活率相对之前半年提高了3.93%,差异非常显著。由图2-8可知,育肥猪群免疫“瑞兰安”之前半年的平均成活率为95.71%,免疫“瑞兰安”后1年的平均成活率为97.49%,免疫后育肥猪的成活率提高了1.78%,差异亦非常显著。

图片14.png

图2-5 “瑞兰安”免疫前后保育猪每月成活率的变化情况

图片15.png

图2-6 “瑞兰安”免疫之前的半年和免疫后1年保育猪平均成活率的比较

图片16.png

图2-7 “瑞兰安”免疫前后育肥猪每月成活率的变化情况

图片17.png

 图2-8 “瑞兰安”免疫之前的半年和免疫后1年育肥猪平均成活率的比较

本案例中,猪场之前使用的JXA1-R株及其它品牌的TJM-F92株高致病性蓝耳病疫苗,都未能有效防止蓝耳病的发生,改用硕腾的“瑞兰安”疫苗免疫后,无论是在保育猪群,还是在育肥猪群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这可能和“瑞兰安”的高安全性及其对HP-PRRSV感染有着高保护效率有关。

3 案例三

3.1 猪场基本情况  

某集团农场,存栏基础母猪2400头,两点式生产,仔猪21日龄断奶,保育育肥实行一体化生产,其共有9个生长育肥分场,均执行整场全进全出制度。该场一直不免疫蓝耳病疫苗。

3.2 主要临床问题

2014年12月份,该场第1、第2、第3育肥分场8-10周龄的保育猪均出现咳喘、发烧状况,发病猪体温大部分高于40.5℃,饮水添加抗生素进行治疗基本无效,自9周龄开始出现死亡高峰,随后出现大量瘦弱猪。剖检可见明显的肺部病变,初步诊断为蓝耳病,到出栏为止,这3个育肥分场的死淘率平均为18.89%。

3.3 诊断评估  

2015年2月,该场采集病猪样品进行了PRRSV病原检测,同时采集了3个发病育肥分场的猪群血样,进行了PRRSV抗体检测。检测结果显示病猪血清为HP-PRRSV病原阳性,3个育肥分场猪群的PRRSV抗体阳性率都很高(图3-1、图3-2)。

图片18.png

图3-1 3个育肥分场猪群的PRRSV抗体阳性率

图片19.png

     图3-2 3个育肥分场猪群的PRRSV抗体S/P均值及其离散度

(美国IDEXX试剂盒)

结合该场的临床问题、血清学检测结果、病原检测结果及该场蓝耳病疫苗的免疫历史,诊断该场8-10周龄猪只出现的群发性发病和HP-PRRSV感染有关。该场属于母猪群基本稳定/生长猪群PRRSV活跃场,猪群开始感染的时间为8周龄前后。

3.4 防治方案 

2015年3月,该场对所有已经转入第4、第5、第6育肥分场的还没有发病的仔猪(21-65日龄)统一注射了1次“瑞兰安”,注射剂量为0.3头份/头。之后,该场开始使用“瑞兰安”进行免疫,其他程序没有改变。“瑞兰安”免疫程序为:仔猪14日龄首免0.3头份/头,42日龄加强免疫0.5头份/头(这些免疫了2次“瑞兰安”的仔猪已被转进第7、第8、第9育肥分场进行育肥)。

3.5 防治效果

追踪调查时,该场9个生长育肥分场执行的免疫策略是不同的。第1、第2、第3育肥分场的猪群,没有进行蓝耳病疫苗免疫;第4、第5、第6育肥分场的猪群,于2015年3月份“一刀切”免疫了1次“瑞兰安”,0.3头份/头;第7、第8、第9育肥分场的猪群,于14日龄、42日龄免疫了2次“瑞兰安”。追踪调查这9个育肥分场猪群的临床表现及死亡率变化情况,发现没有注射“瑞兰安”的第1、第2、第3育肥分场的猪只,截止出栏为止猪群的平均死淘率为18.89%(图3-3);“一刀切”免疫了1次“瑞兰安”的第4、第5、第6育肥分场的猪只,虽然在10周龄时咳喘也较严重,但其生产成绩有所改善,9周龄猪只的死亡高峰没有再出现,截止出栏为止,这3个育肥分场的平均死淘率为9.18%;执行2次“瑞兰安”规范免疫的第7、第8、第9育肥分场的猪只,没有出现明显的发病,截至21周龄为止,第7分场猪只的死亡率下降到了3.85%(图3-4,第8和第9分场的猪只还没到21周龄)。

图片20.png

图3-3 无免疫及“一刀切”免疫1次“瑞兰安”的生长育肥猪的周龄累积死亡率对比情况

图片21.png

图3-4 无免疫及规范免疫2次“瑞兰安”的生长育肥猪的周龄累积死亡率对比情况

本案例中,猪场以前没有进行蓝耳病疫苗免疫,蓝耳病发生后给这个场带来了严重的损失,特别是生长育肥猪的高死淘率。后来由于情况紧急,该场对第4、第5、第6育肥分场的仔猪用“瑞兰安”进行的“一刀切”免疫,从图3-3生长育肥猪的周龄累积死亡率对比情况来看,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这3个场之间有明显的差异,这可能和当时“一刀切”免疫时这3个场的仔猪日龄不同有关,日龄最小的第4场仔猪可能在接触PRRSV之前有更长的时间产生免疫力,从而其整个育肥期的死淘率相对最小。后来规范免疫2次的第7、第8、第9育肥分场的猪群可能是因为免疫力度加强,且其在接触PRRSV之前有足够的时间产生免疫力,它们的临床表现和成活率都明显优于无免疫和不规范免疫(“一刀切”,免疫时仔猪日龄相差大)的育肥猪群。很明显,该场通过规范“瑞兰安”的免疫,阻断了PRRS的发生及其导致的生长猪高死亡率的损失。

4 案例四

4.1 猪场基本情况

浙江某猪场,存栏基础母猪850头,自繁自养,仔猪24日龄断奶, 80日龄保育转育肥。2014年1-9月份,该场免疫的是某进口经典毒株蓝耳病疫苗,仔猪15日龄免疫0.5头份,35日龄免疫1头份。

4.2 主要临床问题

该场10-12周龄的生长猪,临床主要表现为发热、乍毛、喘气、消瘦,发病率为30%,均匀度很差,总体死亡率不高,但残次猪比例高,80日龄左右从保育舍转到育肥舍,每批1100头左右,转栏后20天内要死淘70-100头,仅育肥前期的死淘率就达到6-9%。

4.3 诊断评估

该场采集各阶段猪群的血样进行了PRRSV抗体检测,同时采集病料进行了PRRSV病原检测,病原检测结果为HP-PRRSV 阳性,抗体检测结果见图4-1和图4-2。

图片22.png

图4-1 各生产阶段猪群PRRSV抗体阳性率的变化情况

图片23.png

    图4-2 各生产阶段猪群PRRSV抗体S/P均值及其离散度的变化情况

(韩国JBT试剂盒)

图4-1和图4-2显示的血清像和临床表现吻合,保育转群后PRRSV活跃,导致临床问题。综合诊断结果可知,该场为HP-PRRSV感染,属于母猪群PRRS稳定/生长猪群活跃的感染类型,猪群6周龄至14周龄出现PRRSV活跃迹象。

4.4 防治方案 

考虑到猪群的发病日龄为70-80日龄,故猪场仍然采用以前“仔猪15日龄首免、35日龄二免”的免疫程序。只是从2014年9月份开始,猪场开始试用硕腾的高致病性蓝耳病疫苗——“瑞兰安”。

4.5 防治效果

试用“瑞兰安”免疫了1栋猪舍的猪群,该猪群在常见发病的70-80日龄不再出现发病,猪群的整齐度、生长速度改善非常明显,其和试用“瑞兰安”免疫前9个月每栋猪舍猪群的发病率、死淘率对比情况见表4-1。自那以后,该场开始全面使用“瑞兰安”免疫猪群,至今每批猪都和2014年9月份的试验猪一样,70-80日龄猪只没有再出现高比例发病的现象,猪群的整齐度、生长速度明显提高(图4-3、图4-4)。

表4-1 试用“瑞兰安”免疫的猪群和试用“瑞兰安”免疫前9个月每栋猪舍猪群的发病率、死淘率对比情况

时间

疫苗

品种

免疫程序

每栋保育猪平均存栏头数

发病

日龄

发病率

%

80日龄转栏后20天死淘猪

头数

死淘率

%

均匀度

1-9月份

进口

经典株

疫苗

15日龄0.5

头份,35日龄1头份

1100

左右

(平均)

70-80

日龄

30

70-100

6.4-9.1

较差,很多掉队猪

9月份

瑞兰安

(试用)

15日龄0.5

头份,35日龄1头份

1147

1栋)

70-80

日龄不出现

发病

0

17

1.48

均匀度很好,生长速度明显提高

            图片24.jpg

图4-3 免疫“瑞兰安”后育肥猪的健康度改善明显 图4-4 免疫“瑞兰安”后育肥猪的整齐度好

该案例中,生长猪尽管免疫了2次进口经典毒株的蓝耳病疫苗,但仍然没能产生好的临床免疫力,发病率和死淘率高。一方面,是因为以前使用的进口蓝耳病疫苗毒株和该场感染的HP-PRRSV毒株的同源性相差甚远,不能提供较好的保护,更换使用“瑞兰安”后,由于“瑞兰安”属于高致病性蓝耳病弱毒疫苗,所以具有更好的保护效果;另一方面,该场2014年一直免疫硕腾的肺炎支原体疫苗(仔猪7日龄和21日龄各免疫1头份)和某进口圆环病毒疫苗(15日龄免疫1头份),也减少了其它疾病的干扰,“瑞兰安”可以充分发挥优良的保护效果。 

5 总结

以上四个案例中,猪场的饲养模式,有分点式饲养,也有一条龙式自繁自养;发病时间,有在保育期发病的,也有在育肥前期发病的,还有在保育及育肥期都发病的;免疫背景,有以前没有免疫过蓝耳病疫苗的,有免疫自家苗的,有免疫进口经典毒株疫苗的,还有免疫过高致病性毒株JXA1-R株、TJM-F92株(国内品牌)疫苗的,然而这些猪场的猪群都没有得到良好的保护。这些猪场在更换硕腾的高致病性蓝耳病疫苗——“瑞兰安”免疫后,猪群的健康状况明显上升,发病率、死亡率明显降低,生产性能明显改善。这些给了我们两个重要的启示:①目前HP-PRRSV仍然是我国猪群中的优势流行毒株,在此种情况下,HP-PRRSV疫苗相对经典毒株疫苗,显然能够提供更好的保护;②除疫苗毒株以外,生产工艺等因素直接影响着PRRSV疫苗的质量和稳定性。毫无疑问,“瑞兰安”在临床使用上表现出优秀的保护效率和安全性,是目前PRRSV疫苗中的佼佼者。

  • @作者  

中国上海市江苏路398号 舜元企业发展大厦A座15楼  021-22160288  cn.service@zoetis.com  https://www.zoetis.cn/

版权所有 2017-2020 沪ICP备13043622号-4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