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看

41家伪狂犬疫苗厂家怎么选?野毒中和抗体是关键

新牧网孟轩

2011年以来,从河南、山东、河北等地开始陆续爆发以母猪流产,死胎,仔猪神经症状并导致大量死亡为主要特征的伪狂犬症状,随后国内多个研究院所分离到病毒,并且证实为伪狂犬病毒变异株。尽管国内各大科研机构都在紧锣密鼓的研发和申报变异株伪狂犬的新疫苗,但据行业人士预计,新疫苗至少需要1年半到2年时间才能拿到新兽药批文。因此,没有变异株疫苗的前提下,如何在现有疫苗中筛选更优质、更适合的产品,成了摆在每个猪场面前的一道难题。

据新牧网统计,生产Bartha-K61株活疫苗的厂家共有41个,其中国产37个,进口厂家4个。面对如此繁多的伪狂犬疫苗产品,猪场如何选择呢?农财宝典-新牧网2015年的伪狂犬疫苗调研显示,抗原含量、毒株和试用结果这3项指标是猪场最关注的问题。对此,专家认为目前的疫苗对变异毒有一定的交叉保护性,Bartha-K61株等现有疫苗依然能够防御伪狂犬变异毒。而现有疫苗的优劣不能单纯依靠抗原含量来衡量。试验结果表明,同一毒株不同厂家的伪狂犬苗免疫后中和抗体水平存在一定差异,以此来评价疫苗效果更加科学。

1 阴性猪场仅有14% 现有疫苗仍有交叉保护

自从2011年,华北地区阴性猪场出现伪狂犬快速转阳后,疫情由北向南快速移动波及全国。经过4年时间缓冲,很多爆发过的猪场已经趋于平稳,生产在逐步恢复,但持续带毒情况依然普遍存在。《农财宝典》-新牧网2015年9月-11月进行的《中国伪狂犬疫苗使用情况调研》的调研数据显示,全国一直保持伪狂犬阴性的猪场只有14%,正处于急性爆发的猪场有8%,野毒阳性但未爆发过疫情的猪场占45%,发病后平复或其他散发不稳定状况共占到33%。

硕腾中国猪业务团队技术总监王科文介绍说,本轮伪狂犬疫情确实表现出以下特点:分布面广,转阳率高、速度快,而且转阳猪群临床表现和损失差异明显,有的猪群血清转阳但临床没有明显表现,有的猪场母猪群流产率高达20%,哺乳仔猪发病和死亡率高达100%。一般来说,原来阳性的猪群,损失总体小很多,越是阴性场转阳损失越惨重。另外,他提到猪群转阳多数首先发生在育肥猪阶段,之后才扩散至母猪群和年龄更小的猪群,很多客户往往是看到产房的典型症状后,才意识到伪狂犬感染。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上海兽医研究所所长童光志介绍,虽然病毒已经发生变异,但目前的疫苗对新毒株仍有一定的交叉保护性,养殖户不必过分恐慌。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田志军也认为Bartha-K61株可以保护猪群不会发生大的疫情。变异株疫苗上市更多的意义在于实施净化、提高饲料报酬等消除伪狂犬病毒对猪场的隐性影响。

2 TCID50是半成品质量标准,不能评价疫苗质量

疫苗的抗原含量也是猪场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但实际上很多猪场对抗原含量的概念和含义并不完全清楚。通常认为TCID50就是抗原含量,这种认识并不全面。对于全病毒疫苗来说,可以用半数组织细胞感染量(TCID50)间接的代表抗原含量,但对很多亚单位疫苗和灭活苗TCID50只能当做疫苗生产中的一个病毒量标准,对最终产品的抗原性只有参考意义。因为灭活疫苗在灭活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抗原含量降低、失活等情况,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刘长明研究员认为,TCID50只能评价疫苗生产过程中,半成品状态下的病毒滴度,对于成品质量评价没有直接意义,只能作为参考。

据浙江大学动物科学院邢钢博士介绍,由于不同种毒在不同细胞系上面的感染率差别很大,普通PK细胞感染率在20%-30%,但使用克隆化的细胞感染率可达到90%以上。因此TCID50不能作为通用的标准来衡量抗原含量,疫苗生产规程中标准也不尽相同,有的甚至相差200倍。

据了解,活疫苗中的弱毒进入动物体内,能否产生有效的免疫反应还和毒株本身的感染性、疫苗佐剂等其他因素有关。也就是说,同一毒株经过不同厂家的制剂工艺,即使TCID50相同,疫苗最终的免疫效果也会不同。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动物卫生研究所向华研究员认为现在很多猪场选择疫苗时主要考虑的因素是抗原含量,用检测抗原含量的方法选择疫苗,如猪瘟疫苗、口蹄疫疫苗、伪狂犬疫苗等,其实这种认识是有偏差的。含量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有的疫苗含量低,免疫效果可能反而更好,因为疫苗到体内会增殖。疫苗的纯度、毒株和佐剂等都会影响增殖效果。南京农业大学姜平教授则认为,应该用达到相同免疫效果的情况下,比较最小免疫剂量来衡量疫苗更科学。

3 野毒中和抗体是评价疫苗效果的关键

据新牧网统计,生产Bartha-K61株活疫苗的厂家共有41个,其中国产37个,进口厂家4个。面对如此繁多的伪狂犬疫苗产品,猪场如何选择呢?目前,行业比较公认的评价标准是监测免疫后针对野毒的中和抗体水平。

据王科文介绍,长时间以来,免疫作为控制PR的有效方式被业内人士充分认可,它能够提高猪只的感染阈值、减少临床问题的发生、缩短攻毒后排毒时间和减少排毒量并能减少攻毒后潜伏感染猪的排毒等,但是,免疫往往不能完全阻止PRV的感染。

在减少感染方面,细胞免疫起着重要作用,但要阻止感染,往往需要良好的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中和抗体)协同作用。无论是阻止猪只感染,还是感染后减少临床问题以及缩短排毒时间和减少排毒量,中和抗体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检测野毒的中和抗体水平可以更准确地评价疫苗的保护作用。

疫苗质量的科学评价方法最终还是要看疫苗的效果。向华建议有条件的猪场,可选择几种伪狂犬疫苗来分组免疫,每组5头猪,三周后检测抗体,选择抗体水平最高的疫苗。目前,检测对野毒的中和抗体是评价PRV免疫保护力的最好方法。

广东源丰农业有限公司和广东中山市白石猪场有限公司对如何选择现有伪狂犬疫苗都做了大量临床试验。据源丰技术总监梁培新介绍,试验结果表明,目前商品化疫苗诱导生长猪产生的流行毒中和抗体水平都不太高,但是差异很大。(表1和表2)

表1 各试验组母猪免疫疫苗6个月后的中和试验结果

M苗免疫组

P苗免疫组

Q苗免疫组

抗体值

数量

抗体值

数量

抗体值

数量

32

1

64

1

256

2

16

1

16

5

64

5

8

3

8

3

32

2

4

4

4

1

16

3

2

1



8

2

2-4倍:50%

8-16倍:40%

32-64倍:10%

几何平均值:6.5

2-4倍:10%

8-16倍:80%

32-64倍:10%

几何平均值:13

8-16倍:35.7%

32-64倍:50%

128-256倍:14.3%

几何平均值:39

备注:该场5000头基础母猪,分多条生产线饲养。选其中一条约1000头的生产线免疫P苗(硕腾,“扑伪佳”),另一条约1200头生产线免疫Q苗(硕腾,“清伪灵”),其余全部免疫M苗(某进口品牌,Bartha-K61株)。在分组免疫后的6个月,从三个试验组分别随机抽取10头、10头、14头母猪的血清用PRV流行毒株(HuBei株)做中和试验。在进行中和试验之前,检测了这34个样品的gE抗体,结果均为阴性。为了更直观地表示抗体水平的高低,本试验用能够中和病毒的最高血清稀释倍数来表示样品的中和抗体水平,例如,血清抗体值为“8”,则表示该血清的中和抗体效价为1:8。

表2 各试验组生长猪免疫2次疫苗5周后的中和试验结果

M苗免疫组

P苗免疫组

B苗免疫组

Q苗免疫组

抗体值

数量

抗体值

数量

抗体值

数量

抗体值

数量

8

1

4

2

16

1

8

1

4

1

0

8

8

1

4

2

2

1



2

1

2

5

0

7



0

7

0

2

30%有中和抗体

几何平均值:1.52

20%有中和抗体

几何平均值:1.32

30%有中和抗体

几何平均值:1.74

80%有中和抗体

几何平均值:2.30

备注:生长猪免疫试验分为4组进行,每组10头猪,分别免疫M、P、B和Q等不同品牌的PRV疫苗(M、P、Q苗同母猪试验疫苗,B苗为另一种进口品牌Bartha-K61株疫苗)。免疫程序:11周龄首免,15周龄二免。第二次免疫5周后收集血清用PRV流行毒株(HuBei株)做血清中和试验。试验猪只全部来源于同一生产线同一批次。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对不同品牌疫苗诱导流行毒的中和抗体能力也做了一系列试验分析,王一成研究员的试验表明gB抗体和目前流行毒的中和抗体相关性不强,单纯通过检测gB抗体水平的高低来评估疫苗免疫后的保护水平高低不合理。因此,他建议通过参考野毒中和抗体的方法来选择疫苗。

a温馨提示.jpg

  • @作者  

中国上海市江苏路398号 舜元企业发展大厦A座15楼  021-22160288  cn.service@zoetis.com  https://www.zoetis.cn/

版权所有 2017-2020 沪ICP备13043622号-4 隐私政策